争议中的基因技术:DNA编辑、人工卵子、无需男性的生育 | 早期实验室

编者按:Reed Tucker为我们讲述生殖技术的创新。再过10年,你就可以从自己所产的受精卵里面挑一个你最喜欢的做宝宝。可是可供选择的受精卵太少?别怕,你可以从别人身上偷一个细胞做受精卵。还是不喜欢?先冷冻卵子,再等几十年,你就可以自己编译孩子的DNA了。

基因技术打造“超级宝宝”

想象一下这样一个世界。父母生下超级宝宝,这些宝宝刀枪不入,心脏不会衰竭。 一个孩子有三个父母的DNA。 到时候,只需要收集一些你喜欢明星的皮肤细胞,就可以生出明星的孩子。基因技术把这些全都变成为了现实,但有人欢喜有人愁。

基因技术发展的如此迅速。我们仿佛进入了科幻世界,即将取得令人震惊的飞跃。

Bonnie Rochman编写的新书《The Gene Machine: How Genetic Technologies Are Changing the Way We Have Kids — and the Kids We Have》,给了我们更多的信息。

Rochman,是前Time.com健康和育儿专栏的作家,探讨了新的基因技术,以及研究了它将如何影响儿童和各个家庭。

“这个话题不是单方面的,”Rochman告诉The Post。 “这不仅仅关乎科学,还有一个很强的伦理因素。 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有没有不可越界的界限,这个界限该由谁来划分?”

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这些问题需要尽快找到答案。因为包括CRISPR-Cas9在内的新技术,他们的使用将会被提上日程。只有解决了上述伦理问题,新技术的使用才能张弛有度。 CRISPR是“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的缩写,它是一种剪接酶,使科学家能够将基因组片断剔除。

由于该技术可被用于胚胎早期的发展阶段。所以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医生可以用CRISPR来切除导致遗传性疾病(例如:囊性纤维化和亨廷顿舞蹈症)的DNA序列。

这种变化不会是永久性的。这意味着编辑的基因不会传给孩子们的后代。

“CRISPR治疗或治愈疾病的潜力是惊人的,”Rochman说。 “这很让人兴奋。它可以修正镰状细胞性贫血和肌营养不良。科学家正在试图应用这种技术,把人们变得更健康。“

更重要的是,该技术不仅可以剔除基因,还可以添加基因。也许将来医生可以插入各种优势基因变体。

这项技术很有可能制造出具有以下特征的儿童:低概率患阿尔茨海默病、癌症和糖尿病,并且具有更多的肌肉,更高的疼痛耐受性和更少的体味。

技术尚未完善

等等,先不要把你的除臭剂扔掉。 CRISPR目前仍处于在老鼠身上做试验的阶段。尽管工作正在迅速进行,但可能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才能安全地生产出人类婴儿。去年,英国的研究人员获准在人类胚胎中使用这项技术,以便更好地了解早期发育和流产的原因。 (这只是CRISPR第二次使用在人类身上)

直升机父母(指对孩子过分保护的家长)带给孩子的优势,不是来自DNA的操控,而是来自胚胎选择。用母亲的卵子和父亲的精子在实验室中创建一系列胚胎,然后检测每个胚胎的各种遗传特征。这个胚胎会产生黑色的眼睛并且有较低的获得哮喘的风险。另一个胚胎有棕色的头发,但是很容易患结肠癌。这对夫妇最喜欢的胚胎将会被种植在母亲体内。

这种植入前遗传诊断技术(PGD)早已存在。在美国,该技术用于约5%的试管婴儿,主要筛查导致数百种疾病的突变基因,包括囊性纤维化和早发性阿尔茨海默病。

根据Rochman的说法,植入前遗传诊断技术是一个滑坡谬误。尽管它可以用于筛查严重的疾病,但也可以用于非医疗状况,包括选择儿童性别、导致一些束手无策的情况。例如父母可能有一天,会像在熊宝宝工作坊制造玩具一样,组装一个孩子。

Rochman说:“很多人夸张的说,我们可以创造完美的婴儿,但其实我们还不知道该怎么做。创造婴儿不是在餐馆里点菜。老板,我要一个蓝眼睛的,能考入常春藤的,而且弹跳能力非常棒的。”

基因与某些特质(例如智力或音乐才能)之间的关系尚未完全了解。许多特质也不仅仅是自然的产物,还包括培养和环境因素等等。

未来可能会选择个头最高的或智商最高的胚胎。一个国内实验室已经收集了数千名世界上最聪明人群的DNA样本,并对其基因组进行排序,试图发现影响智力的关键因素。这个突破可能会使夫妇排除那些不那么聪明的胚胎(幅度不会大于15,智商会有20到30点的变化),并生出最聪明的婴儿。如果这个技术被广泛使用,可能下一代的整体智商会提高5到15分。

不需要卵子,任何细胞都可以创造胚胎

这种非自然选择的挑战之一是体内受精的局限性。一个女人只能生产这么多的卵子(每个周期平均可以提取15个卵子),这限制了潜在胚胎的可选择性。胚胎越多,差异越大,这样单个胚胎才可能具有父母期望的大部分或所有特征。想要一个视力1.0、蓝眼睛、高挑的,爱运动的女儿?只有少数的胚胎可供选择,那么得到这样孩子的机会不大。

但是,如果父母有100个胚胎可供挑选呢?

多亏了体外受精(IVG)技术,这种情况有可能实现。

该程序允许科学家将任何类型的细胞(如皮肤细胞)重新编辑到精子或卵子中去。去年,日本的研究人员根据体外受精技术,用母鼠皮肤细胞制作的卵子,创造出了健康的小老鼠。而这项技术应用到人类身上可能需要五到十年的时间。

这个发现可能是不育妇女的机会。这项技术允许他们,用任何一种细胞,创造一个生物学意义上的胚胎。但这项技术也可以为任何女性服务,以生产出几乎无限制的卵子。这意味着诊所可能会进入农业生产模式,为了得到渴望属性的孩子,创造数百个胚胎,以供选择。

体外配子发育技术的成熟也可能被滥用,直至发展到好莱坞恐怖片那种毛骨悚然的程度。当任何类型的细胞都可能被用于创建一个孩子时,理论上讲,可以用从旅馆床单收集到的贾斯汀·比伯的皮肤细胞来创建一个迷你比伯。(虽然有更少的、而不是更多的贾斯汀·比伯,会这个世界变的更好)

不需要男性就可以生育

这不是唯一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方。澳大利亚的研究人员正在致力于使用另一名妇女的细胞对卵子进行受孕,将男子从生殖过程中彻底去除。去年在墨西哥,一名医生帮助一对约旦夫妇生下一个三位父母的宝宝。该程序涉及从第三人身上转移线粒体DNA,以修复引起母亲流产的突变基因。

基因编辑技术可以剔除可能引起阿尔茨海默病或囊性纤维化的DNA片段。 它也可以允许添加特定的DNA,如更高的智商。

这些技术的争议

当然,所有这些即将到来的生殖技术都令人不爽。它的初衷是一种抵御疾病并为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质量,但很快却转移到了别的方向。

CRISPR特别有争议。世界上许多国家已经禁止了所谓的“种系”编辑(即未出生的),在美国,政府资助不允许用于胚胎编辑研究。

2015年12月,科学家和伦理学家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会议上表示,使用基因编辑是“不负责任的”,除非安全问题得到解决。最近该小组态度变的缓和,并在上个月发表的一项声明,承认基因编辑是“值得认真思考的、真实有效的方法”。

其他的后果更值得我们注意。 “Huxley在‘勇敢的新世界’中想象出一个极权主义控制的世界。我们应该警惕。” 遗传与社会非营利中心在2015年发tweeter说。

有些人说我们应该接受新技术的发展。

加利福尼亚的神经生物学家和家庭治疗师Ilyana Romanovsky说:“抑制不是有效的解决办法。抑制从来没有奏效过。我们基本的道德选择自始至终都是一样的:这些技术给了我们控制的可能。我们应该让人类自然繁殖还是应该操纵染色体?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发现道德底线。”

我们可能需要尽快划清这一底线。十年之内,这些技术就会成熟。如果没有找到底线,就意味着在没有公开辩论或仔细考虑的情况下使用这些技术。例如,使用CRISPR进行的基因编辑会由FDA监督,但个别生育诊所会进行胚胎选择。

一个令人担心的问题是,这些技术都是昂贵的。这些技术可能会产生一个比现在更加不平等的社会。富有的人可以生出比穷人更聪明、更漂亮、免疫力更强的工程儿童。这是一个关乎后代的优势。

“这需要监管,”Rochman说。 “我认为政府需要保持警惕。”

美国政府的态度是谨小慎微,但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则更具技术侵略性。广州医科大学的研究人员一直在研究可行的人类胚胎,使用CRISPR去除会导致血液病的突变基因。没有全球化管理,各国可以自由制定自己的规则。也许有一天会引起医疗旅游。发达国家的富裕父母将前往不受管制的地方,创造一个工程化的婴儿。

一些富裕的亚洲夫妇已经前往泰国检测胎儿性别。与其他地方不同,在泰国,性别选择是合法的。

未来人类之间的鸿沟可能不一定是关于种族或国籍,而是一个“X战警”式的战斗。正常的Joe对抗人类后裔——优秀的工程人种。创造公平竞争环境并使这项技术可供更多人使用的一种方式是将其与健康保险相结合,现在已有很多这样的政策。

罗曼诺夫斯基说:“人工授精第一次受到打击。然后我们会对技术产生好奇心,然后再研究它,最后接受它。所有的新事物都经历了这些阶段。最终的结果是使这些技术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翻译来自:虫洞翻翻  译者ID:王炜   编辑:郝鹏程

转载请注明出处:兔兄 » 争议中的基因技术:DNA编辑、人工卵子、无需男性的生育 | 早期实验室

赞 (0)